第九十七章一心求活的朱媺娖

  国破了!

  就要顾家了。

  这是朱媺娖的思维。

  天下,对她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如果让她来选择,她更希望自己只是生在一个普通富裕之家。

  从她出生以来,大明天下就已经风雨飘摇。

  她听见过父皇在后宫疯狂大叫的声音,也听见过自己父皇抱头痛哭的模样,甚至见过父皇将头埋在母亲膝盖上哀求她别丢下他一个人的场面。

  天下,除过带给她痛苦跟责任之外,没有给过她任何让她觉得幸福的地方。

  无尽的叛乱……

  无尽的饥荒……

  无尽的灾害……

  以及,无尽的耻辱……

  只有在蓝田生活的两年多时间里,才是她平生最幸福的时候。

  在那里,她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战争与她无关,灾难与她无关,关乎她的只有生活。

  她只担心自己栽种的玫瑰会不会开花,自己做的绣品能不能过关,自己的作业没有写完,先生会不会责骂,或者是——要不要答应梁英的怂恿,去玉山深处的清水潭里裸身沐浴……

  没有对比,就感受不到什么是幸福。

  如果还能继续过玉山那样的生活的话,

  朱媺娖想丢弃那些让她感到痛苦的东西!

  “我们要活着!”

  朱媺娖瘦小的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她极为认真的对沐天涛道。

  “可是,这里会死很多人。”

  朱媺娖抬起头道:“云昭要全天下,我父皇如果不给,我跟三个弟弟给他。”

  沐天波吃了一惊道:“你父皇……”

  朱媺娖的身子抖动的非常厉害,死命的咬着嘴唇,不一会便血迹斑斑,在沐天涛的注视下,朱媺娖低声道:“我学过统筹学……我知道怎么做选择才是最优的选择。”

  沐天涛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父皇被你排除在选择之外了?”

  朱媺娖流泪道:“我想让母后活着,想要袁贵妃,王妃,刘妃,方妃,沈妃活着,让兄弟姐妹们活着,而我父皇已经不肯活了。

  如果没了江山,他也就死了,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还告诉我,如果贼兵进城,我身为大明长公主要节义!

  我不明白什么是节义,问了母亲,母亲与袁贵妃她们哭了一晚上。

  还是曹公公对我说,所谓节义,就是要我在城破的时候自杀殉国。

  我在蓝田的时候,女先生教书的时候告诉我们,女人活着才是第一位的,哪怕是被贼人玷污了身体,也必须活着,因为错不在女人,而在于贼人。

  活着才能继续寻找自己的幸福。

  大明已经山穷水尽了,就算父皇能击败李弘基,后面还有张秉忠,还有建奴,就算父皇击败了所有人,最后还有云昭需要对付,这一点全天下人都知道,唯有我父皇不知道。

  他依旧觉得大明不会灭亡,哪怕将我们全家统统丢进大明这个火堆里当柴烧,哪怕火堆能多燃烧一刻,他还是会这样做。

  国没了。

  身为母亲的长女,弟弟们的长姐,这个时候我要保住我的家!”

  沐天涛惊骇的瞅着朱媺娖,他第一次发现,这个柔弱的公主身体里居然藏着一颗如此坚韧的心。

  可是,转眼一想,沐天涛就明白了。

  蓝田人之所以让朱媺娖进入玉山书院,恐怕就是为了往她脑袋里装这些东西,再想想梁英的身份,以及这个女人的坚强的跟野草一般的脾性。

  朱媺娖在催生灵智最好的岁月里跟这种人混迹了快三年,岂能轻易的将自己的生命平白交给一个注定会灭亡的王朝,哪怕这个王朝是她家的。

  沐天涛忽然想起前些天被夏完淳逼迫的场面,就长出了一口气对朱媺娖道:“这个计划依旧不完整,你如果想要平安的把你在意的人全部安全的送出去。

  我这里有一个人可以介绍给你。”

  朱媺娖惊奇的道:“比你还要稳妥?”

  沐天涛道:“虽然是一个自私自利,龌龊阴险的卑鄙的王八蛋,不过,办事很靠谱,甚至比我还要强一些。”

  “谁?”

  “夏完淳,应天府通判夏允彝之子,就目前而言,他父亲有拳拳报国之心。”

  “他啊,他在京城干什么?”

  “偷东西!”

  听沐天涛这样说,朱媺娖摇头道:“咱们有的关中都有,人家都不稀罕。”

  “不稀罕?”

  沐天涛怪叫一声道:“公主,你也太小看我大明了,俗话说烂船都有三斤钉呢,更何况我大明国祚近三百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婚刺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