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明朗心中也有许多疑惑。

  一向不理世俗的孟冰慈,为什么关心洛水公主最后的夫君是谁?

  这个洛水公主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为什么要我娶一位公主?”祝明朗问道。

  “十年和成婿,你自己选。”孟冰慈没有打算告诉祝明朗缘由。

  祝明朗假装陷入到沉思,余光却在扫视着周围,想看一看从哪条路逃跑会好一些。

  反正东西已经到手了,只要自己能离开这缈山剑宗……

  祝明朗步子微微一动,突然他看见那从暮色之中垂落下的银色瀑布不知道何时变成了一柄银色之剑,就那样倒挂在面前崇山峻岭之间,气势磅礴,宛如仙界神兵陨落在这凡间!

  祝明朗倒吸一口凉气。

  等自己目光再仔细望去的时候,瀑布还是瀑布,壮丽的飞流由暮色与山峦之间落下,美不胜收,只是不知为何,这暮色瀑布却带给祝明朗一种恐惧,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祝明朗苦笑。

  自己逃跑的意图被看穿了啊。

  而且,孟冰慈的境界不知到了什么程度,想从她指缝间逃走是不大可能了。

  还以为孟冰慈突然良心发现,想见一见多年未曾见到的亲生儿子,到头来竟是要逼迫自己去做驸马,果然这个家早已经没有半点亲情可言,当初建议祝天官再找一个,是相当明智的。

  祝明朗也没指望能和这位冷娘打什么感情牌,犹豫再三,祝明朗问道:“如果我只是成了驸马,却不去做驸马,可以吗?”

  “可以。”孟冰慈说道。

  “那没问题。”祝明朗点了点头。

  “事成之后,我会告诉你另一块神古灯玉的下落。”孟冰慈说道。

  “好!”祝明朗心中一喜,没有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事实上,偷完这块缈山剑宗的神古灯玉,祝明朗本就计划着挟持公主,将她戴着的那块灯玉颜饰也一起带走,要让黎云姿恢复如初,至少是需要四块神古灯玉。

  也就是说,拿下了缈国公主,自己就持有两块神古灯语,外加一枚神古灯玉的具体下落。

  “寒舞,送祝明朗下山。”孟冰慈说道。

  孟寒舞走来,召了一头缈山剑宗饲养的灵鸟。

  走向了灵鸟,祝明朗犹豫了一会,还是行了一个长辈,然后才骑乘上了这只灵鸟。

  孟冰慈仍旧是那副样子。

  没有一点悦色,也没有丝毫怨意。

  还好祝明朗早就习惯了,要不是长相上还有几分相似,祝明朗早就默认自己才是捡来的那一个。

  ……

  下了山,祝明朗回到了花香四溢的客栈中,国都的夜晚,仿佛在举行一场盛大的节日,随处可见那些花灯、彩结、枝桠、枫叶,都是象征着美好的物品。

  “你回去吧。”祝明朗对孟寒舞说道。

  “我盯着你。”孟寒舞说道。

  “好歹是一家人,怎么一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祝明朗挑起眉毛、瞪着眼睛说道。

  孟寒舞不说话,只是自己走向了柜台,向店家那边要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牧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婚刺只为原作者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并收藏牧龙师最新章节